“全职社区”为民撑起一片天

东北网齐齐哈尔8月3日电
大量繁重的工作压身,让社区居民委员会步入了整天忙贯彻搞落实的工作“怪圈”,鲜有时间研究社区发展规划,倾听百姓呼声。西大桥街道办事处成立的北大街社区居民事务办理中心,让社区居委会———

新华网北京4月15日电 社区工作直接面对居民群众,既关乎党委、政府形象,也是加强社会治理的基础。

建华区关注民生“全职社区”为民撑起一片天

在许多社区里,居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没事想找居委会的人唠唠家常提点意见,挺难,看居委会的人总是忙忙叨叨的,“也不知道在忙啥”。不少老年人更是对以前大院杂居有委员会主任时的情景产生了深深的怀念感,“那时的居委会,东家西家啥都张罗啥都管。”

  但记者近期赴多地采访发现,“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社区这根“细针”已变成职能庞杂、公章万能的“巨无霸”,转变政府职能、为社区减负回归服务群众本位、提升城乡社区治理能力已迫在眉睫。

东北网齐齐哈尔4月7日电
前不久,当双目失明的中华街道东市场社区居民贺殿会面对记者时,异样激动地说,多亏社区干部几年如一日地照顾我和老伴儿的生活起居,使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贺殿会双目失明,老伴儿患有先天性麻痹症,仅靠低保生活,社区了解这一情况后,从日常的洗衣、购物到秋天储存白菜,从定期理发到有病护理,社区干部及志愿者一直在默默做着生活“全职”服务,被百姓誉为美德社区……这仅仅是建华区打造“全职社区”的一个缩影。

居民们有意见,社区居民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也挺委屈。

啥都能管 500多项职能令人咋舌

建华区5个街道办事处的社区事务受理中心,不但使优抚对象审核和资金发放、就业再就业政策咨询、招商引资企业领办等业务即办即走,而且连缴纳水、电、气费和车辆年检等生活业务也一并“解决”,堪称“全职”。建华区通过挖掘社区资源,优化社区布局,提升社区服务功能,创建“全职社区”,使辖区百姓真正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

“上面那么多部门都跟社区有联系,一天天这事儿那事儿忙得不得了,光是街道办事处安排的工作都忙不完,哪有时间给居民们搞什么活动啊、服务啊什么的。”

  今年初,中部某地经过梳理发现,社区所承担的职能竟然有558项之多,涉及面之广令人咋舌,有些职能记者也看不明白。

当记者走进全市最大的街道——文化街道的各个社区时,一种全新的社区环境让人耳目一新。文化街道发挥共建优势,建设了80多平方米的社区居委会办公用房,建成了300多平方米的社区教育基地,在全市首创了社区党支部、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派出所、交警、银行、城管七位一体合署办公“一站式”社区服务平台新模式。

双方的报怨,来源于政府行政体制改革的逐步推进,使政府工作重心大量下移到了街道和社区。

  “小小的社区如何承载这么重的任务?”受访中,一些社区负责人无奈地说,“破案率、食品安全和消防等事项也成了社区职能,年底还要接受考核。”

建华区通过政府投入、置换、对上争取资金等形式,使全区46个社区搬进宽敞、明亮的楼房内实行现代化办公。他们打造百姓办事的快捷服务平台,向街道下放编制、人员、职权;建立街道社区事务受理中心、每个街道社区事务受理中心内都设有10多个窗口,形成进一个门“一站式”办公、“一条龙”服务模式。建华区还实施了公安、交警、城管、信访、文化、金融、统战等“十四进社区”,开创了居民生活服务项目不出委的先河。家住安居社区的侯大爷自从有了“呼叫医生”就再也没去过医院。建华区将区域优质医疗资源进行整合,陆续投入资金450多万元,建成了5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11个服务站,并组建了“呼叫医生”队伍,24小时为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对不方便外出就医治疗的患者,由社区卫生服务流动车及医生护送到医院就医;对特困患者实行了社区医疗优惠制度或免费就诊;对务工人员实行深入工地送医送药服务;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立残疾人康复室,被国家民政部、卫生部、中残联授予“全国残疾人社区康复示范区”称号。

本来,这是对街道的管理和服务职能以及社区居民委员会这层自治组织的工作职能提出了新的要求。然而,在现在的工作体制下,实际情况却异常严峻:街道地域增大、人口增多、工作领域扩大;现有编制和人员少……结果,难以从街道自身把各项工作做得细致入微,难以把所有的工作都通过街道自身做到千家万户。

  湖南长沙一位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社区办公场所的大门上要挂十几块牌子,每个办公室还要挂十几块。现在,一些地方牌子是收起来了,但承担的职能“涛声依旧”。

细心的市民会发现,一支支臂戴红袖标,身穿统一制服、迈着整齐步伐的队伍,全天巡逻在建华区的大街小巷以及各小区的每一个角落。这个由党团员、低保户、退休党员组成的义务治安巡逻队以及由下岗职工组成的专职治安巡逻队,是建华区为了维护辖区稳定布下的一张“安全网”。各街道社区还协调物业等相关部门,落实“六项防控措施”。防范体系和防控设施的完善,使刑事案件发案率也在逐年下降。

再看看社区居委会,每周一次的例会,领来大量繁重的工作任务,回去之后就是忙贯彻搞落实,很少有时间研究本社区的现状、发展前景和发展规划,很少有时间倾听百姓呼声和组织开展各种社区活动……更多的管理和为居民服务的职能被街道安排的工作冲淡。莫名奇妙地,社区居委会工作走进了“怪圈”。

  “多一副牌子,就多承担一项职能;有多少个上级部门,社区就要接受多少任务。”中部地区一位居委会主任说,全区有50多个职能部门,基本上都有任务下派到社区,他所在社区有10名工作人员,根本忙不过来。

自从建设街道运建社区“爱心超市”成立后,现如今,以服务于老年人、低保户、残疾人、下岗职工、释解人员、“4050”人员、贫困党员、面临失学儿童的“社区求助中心”、“社区求助站”、“社区服务站”、
“阳光就业超市”、“文化服务超市”、“法律援助超市”、“流动党员服务站”、“务工党员培训基地”在各社区相继成立,满足了社区群众的多方面、深层次的需求。他们在各社区还建立了就业登记、就业培训、灵活就业补贴等7个数据库,通过免费培训、免费职业介绍、落实社保补贴等多种途径,加强就业援助。

究竟该怎样做,才能使社区居民委员会从这一“怪圈”中走出来,尽可能地发挥职能,为居民们服好务呢?

  据上海市民政局统计,目前全市居委会承担的行政性事务几乎占其总工作量85%以上,一个普通社区居委会每天平均要承接30多项大小行政事项,每年经受40多项考核。

3月24日,记者来到中华街道社区民愿接待室时,这里正在召开民情恳谈会,社区干部认真地将社区百姓提出的问题一一记下并承诺在短期内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建华区不仅成立了1个区级信访调处中心、5个街道调访办公室、50个社区调访室,而且各街道社区还设立民愿接待室,开展民情恳谈和党员“1+3”结对了解社情民意活动,协调解决群众关心的问题。同时,他们通过社区听证,对居民普遍关心、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相关事务进行讨论和表决,使难点、热点、棘手问题得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