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订校车新标的背后 宇通“被相对”

2005年宇通客车开始了校车的研究和试制工作;2007年专门成立了校车事业部,负责校车的传播和推广,其董事长汤玉祥也曾多次在两会期间呼吁社会关注校车问题;2011年宇通客车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一起全权负责校车标准的制定工作。

2005年宇通客车开始了校车的研究和试制工作;2007年专门成立了校车事业部,负责校车的传播和推广,其董事长汤玉祥也曾多次在两会期间呼吁社会关注校车问题;2011年宇通客车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一起全权负责校车标准的制定工作。

2005年宇通客车开始了校车的研究和试制工作;2007年专门成立了校车事业部,负责校车的传播和推广,其董事长汤玉祥也曾多次在两会期间呼吁社会关注校车问题;2011年宇通客车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中国公路学会客车分会一起全权负责校车标准的制定工作。

这期间,有很多媒体竞相出现了“宇通客车‘绑架’校车新标准”的报道。几经了解后,黄海客车研究院车身研究所主任工程师吕忠对记者还原了事情的真相:“宇通在校车标准制定过程中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他们在参考国外标准时会将一些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要求剔除掉。只是有一些高标准宇通达到了,而其他企业没有达到而已。从安全角度上讲,宇通的做法并没有错。”

这期间,有很多媒体竞相出现了“宇通客车‘绑架’校车新标准”的报道。几经了解后,黄海客车研究院车身研究所主任工程师吕忠对记者还原了事情的真相:“宇通在校车标准制定过程中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他们在参考国外标准时会将一些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要求剔除掉。只是有一些高标准宇通达到了,而其他企业没有达到而已。从安全角度上讲,宇通的做法并没有错。”

这期间,有很多媒体竞相出现了“宇通客车‘绑架’校车新标准”的报道。几经了解后,黄海客车研究院车身研究所主任工程师吕忠对记者还原了事情的真相:“宇通在校车标准制定过程中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他们在参考国外标准时会将一些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要求剔除掉。只是有一些高标准宇通达到了,而其他企业没有达到而已。从安全角度上讲,宇通的做法并没有错。”

回忆起那段极不平凡的“参政议政”的日子,宇通客车副总经理王文兵感慨颇多。

回忆起那段极不平凡的“参政议政”的日子,宇通客车副总经理王文兵感慨颇多。

回忆起那段极不平凡的“参政议政”的日子,宇通客车副总经理王文兵感慨颇多。

2011年公安部曾做过一次调查,当时国内登记在册作为校车服务的车辆已经突破了10万辆。行业里的人都清楚,刚刚起步的中国校车市场怎么可能会达到10万辆的规模?经了解后才发现,因为当时国家对校车质量还没有明确的标准,所以登记在册的校车都是一些参差不齐的、车况比较差的、什么样车型都有的非法校车。

2011年公安部曾做过一次调查,当时国内登记在册作为校车服务的车辆已经突破了10万辆。行业里的人都清楚,刚刚起步的中国校车市场怎么可能会达到10万辆的规模?经了解后才发现,因为当时国家对校车质量还没有明确的标准,所以登记在册的校车都是一些参差不齐的、车况比较差的、什么样车型都有的非法校车。

2011年公安部曾做过一次调查,当时国内登记在册作为校车服务的车辆已经突破了10万辆。行业里的人都清楚,刚刚起步的中国校车市场怎么可能会达到10万辆的规模?经了解后才发现,因为当时国家对校车质量还没有明确的标准,所以登记在册的校车都是一些参差不齐的、车况比较差的、什么样车型都有的非法校车。

“为什么那么多不符合安全条件的车辆还在营运,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存在安全隐患而是都有侥幸心理。所以,作为行业负责人的企业,宇通客车有义务支持国家制定更能保障对学生安全的校车新标准。”王文兵对记者说。

“为什么那么多不符合安全条件的车辆还在营运,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存在安全隐患而是都有侥幸心理。所以,作为行业负责人的企业,宇通客车有义务支持国家制定更能保障对学生安全的校车新标准。”王文兵对记者说。

“为什么那么多不符合安全条件的车辆还在营运,不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存在安全隐患而是都有侥幸心理。所以,作为行业负责人的企业,宇通客车有义务支持国家制定更能保障对学生安全的校车新标准。”王文兵对记者说。

2012年1月11日,国标委组织召集校车技术专家及客车企业技术负责人对《征求意见稿》进行审核。苏州金龙技术中心校车产品经理李春描述起当时的情景:我们派出两名代表参加,只要一遇到不同意见就可以立刻提出来,讨论时各个厂家都有发言权,最后通过举手表决,意见比较一致时才会最终确定下来。

2012年1月11日,国标委组织召集校车技术专家及客车企业技术负责人对《征求意见稿》进行审核。苏州金龙技术中心校车产品经理李春描述起当时的情景:我们派出两名代表参加,只要一遇到不同意见就可以立刻提出来,讨论时各个厂家都有发言权,最后通过举手表决,意见比较一致时才会最终确定下来。

2012年1月11日,国标委组织召集校车技术专家及客车企业技术负责人对《征求意见稿》进行审核。苏州金龙技术中心校车产品经理李春描述起当时的情景:我们派出两名代表参加,只要一遇到不同意见就可以立刻提出来,讨论时各个厂家都有发言权,最后通过举手表决,意见比较一致时才会最终确定下来。

“新标准既然已经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了,并且经过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几十位专家讨论、审定,我们就不会再提一些专项的修改建议了。”宇通客车技术副总监、技术研究院院长汤望对记者强调,宇通客车在整个参与校车新标准制定过程中一直是非常谨慎的,而对于推动校车工程可持续健康发展、造安全车,宇通责无旁贷。

“新标准既然已经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了,并且经过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几十位专家讨论、审定,我们就不会再提一些专项的修改建议了。”宇通客车技术副总监、技术研究院院长汤望对记者强调,宇通客车在整个参与校车新标准制定过程中一直是非常谨慎的,而对于推动校车工程可持续健康发展、造安全车,宇通责无旁贷。

“新标准既然已经在网上公开征求意见了,并且经过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几十位专家讨论、审定,我们就不会再提一些专项的修改建议了。”宇通客车技术副总监、技术研究院院长汤望对记者强调,宇通客车在整个参与校车新标准制定过程中一直是非常谨慎的,而对于推动校车工程可持续健康发展、造安全车,宇通责无旁贷。